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青芳草地

上善若水,厚德载物。

 
 
 

日志

 
 
关于我

长安若水,男,汉族,1957年生于秦地。自幼酷爱书法,终生兴趣不减。学书法可以修炼人生,开创事业,健康体魄,受益无穷。建此博客,与更多爱好书法的朋友学习交流。长安若水书法工作室地址:西安翠华路195号

网易考拉推荐

李煜词选  

2017-08-19 22:16:31|  分类: 诗词联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亚通叔《李 煜 名 词 汇》

《浪淘沙》:

窗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襟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响贪欢.独自莫凭栏,无限江上,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这首词是李煜降宋后被掳到汴京软禁时所作的,表达了对故国、家园和往日美好生活的无限追思,反映出词人从一国之君沦为阶下之囚的凄凉心境。也是李后主以歌当哭的绝笔词,真是亡国悲痛,千古遗恨,语意凄黯,声调惨然。至今读之,那如泣如诉的悲剧性叙述诗句,黯怆欲绝,还深深地打动人心,是李后主后期诗的代表作之一.
词的上片写梦醒后感情上的急剧波动;下片写凭栏时对人生的留恋。上片前三句和后两句是采用倒装句法,为使梦中之欢和醒后之悲,两者相反相成,互为映衬,从而造成心理时空上的转换和交替。以实写之现实愁苦来造成反差. 
词的上片写晚春深夜,雨声潺潺,表现出无限惜春、伤春之情,特别是这"春意阑珊",既是眼前节令的实况,又是国家衰亡、个人的生命亦即将完结的象征。如此情景,又怎能不引起词人心头的阵阵悲凉呢?更何况又是在"五更寒"的这样一个时刻!"罗衾不耐五更寒",是古典诗词中常用的一种借外物以抒写王观感受的艺术手法。当然这不仅是写身寒,而且是写心寒.同时论词的结构,更是妙在断断续续,不接而接。"罗衾不耐五更寒"句,就具有如此之妙。它与下面两句,一写梦后,一写梦中,看似不接,实则词意紧紧相接,下句梦后之苦的可憎与梦中之乐的可爱的写法,确实是很高明的。可惜,梦中之乐是虚幻的,梦后之苦是实在的、残酷的. 
词的下片,起曰:"独自莫凭栏"。"独自",说明词人的孤独,"莫凭栏",不是词人不想凭栏,而是不能凭栏,是为避免思见故国而勾起无限悲苦所采取的一种强制行动,这种心绪实际上更为凄楚、更为悲凉。"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词意凄绝,推向了高潮。落红逐水流,春光已逝去,世事变化急速,好景一去不复返。对李煜个人来说,是个悲剧,但也正是这样的特殊经历,给李煜的创作带来了活力。也使得那些虽然没有李煜那样独特经历的人,也能受到感染,从而使作品获得了长久的生命力。 
俗话说“忧伤、愤怒出诗人”,那个李姓的后主,也只能叹落花流水,谈伤春逝春的无情。除了吟诗叹息,他还能做什么呢?天上人间,谁还在尽情地唱? 
诗词是旧的.故事却不会褪色. 


《菩萨蛮》:

花明月黯笼轻雾,今霄好向郎边去,衩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画堂南畔见,一向偎人颤.奴为出来难,教君恣意怜.

【简析】:
  幽期密约,选在了一个花朦胧、月朦胧、雾朦胧,美好而又神秘的晚上。一想到好不容易才挨到元宵,终于要和情郎见面,又是兴奋又是紧张,胸中不免小鹿儿乱撞。
  时刻到了,尽管放轻脚步,还是觉得脚步声如同山响,心都提到嗓门口儿了,鬼机灵地,干脆脱下金丝绣鞋,用手提了;只穿着丝袜,迅速下了台阶,一溜烟跑到画堂南畔。
  赏析
  (1)这是一首描写男女欢爱的词 
  是李后主再与大周后(李煜妻)的妹妹小周后偷欢时写的 
  李煜仅存的四十余首词中,《菩萨蛮》共有三首,写的都是男欢女爱的光景。而这一首又是把两人偷欢的情景写得紧张刺激又温馨浪漫。这首词以小周后为第一人称: 
  “花明月暗”之时,女方手提绣鞋,悄悄潜出;看到恋人,扑将上去,身上还在瑟瑟发抖这两个细节,当真是描绘得惟妙惟肖,有如神来之笔。 
  文中的“后”指的是李煜的第一任皇后,名周娥皇,史称大周后。而“小周后”就是她的妹妹。当时大周后重病,小周入宫探病,结果没有见姐姐,却是跟后主xxxx,限于身份和舆论的压力,两人不能公开交往,只能展开地下恋情。于是才有了上面的《菩萨蛮》……后来后主就娶了他的这位小姨子,史称小周后。 
  (2)
  娥皇作了四年的皇后,就生了重病。为此娥皇年仅十四岁的妹妹女英进宫探视。女英正值豆蔻年华,天真烂漫、娇柔动人,且《后唐书》中说其“警敏有才思,神采端静。”李煜一见,不禁心生爱怜。 
  为此,李煜想方设法和小姨接近,细心呵护,大献殷勤,把情窦初开的女英勾引得芳心大动,难以自持,不久就投入了姐夫的怀抱。不过碍于双方的身份,两人不敢明目张胆地来往,只有在夜深人静之时才能偷偷地约会。女英偷偷地溜出寝宫,怕被人发觉,还把金缕鞋脱下拎在手中,只穿袜子登上含元阁。李煜见了,又怜又爱,写下了这首《菩萨蛮》。 
  这首词的意思很好懂,但意境却值得好好品味。 
  在一开头,词人就营造出一个朦胧浪漫的意境:在一个薄雾轻笼、花明月黯的夜晚,一个美丽的少女从自己的寝宫里溜出来,手里提着金缕鞋,只穿着袜子的小脚丫儿踩在落满花瓣的台阶上,悄悄地向自己爱人的身边走去。 
  而在后半阙中,一句“一晌偎人颤”,将少女紧张、娇羞的心态描写得淋漓尽致。最后一句:“奴为出来难,教君恣意怜。”以少女的口吻说出心思来,让人怦然心动。至于如何的怜法,就请各位朋友尽情去想像吧。


《乌夜啼》: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译文
树林间的红花已经凋谢,花开花落,才有几时,实在是去得太匆忙了。也是无可奈何啊,花儿怎么能经得起那凄风寒雨昼夜摧残呢?
飘落遍地的红花,被雨水淋过,像是美人双颊上的胭脂在和着泪水流淌。花儿和怜花人相互留恋,如醉如痴,什么时候才能再重逢呢?人生从来就是令人怨恨的事情太多,就像那东逝的江水,不休不止,永无尽头。

这首词当作于公元975年(北宋太祖开宝八年)李煜被俘之后。南唐灭亡,李煜被俘北上,留居汴京(今河南开封)二年多。待罪被囚的生活使他感到极大的痛苦。他给金陵(今江苏南京)旧宫人的信说“此中日夕,只以眼泪洗面”(王铚《默记》卷下)。此词即写于作者身为阶下囚时期。


《虞美人》: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明月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宋代王铚《默记》卷上载:"后主在赐第,因七夕命故妓作乐,声闻于外,太宗闻之大怒,又传'小楼昨夜又东风'及'一江春水向东流'之句,并坐之,遂被祸云。"

此词与《浪淘沙 帘外雨潺潺》均作于李煜被毒死之前。这是一曲生命的哀歌,作者通过对自然永恒与人生无常的尖锐矛盾的对比,抒发了亡国后顿感生命落空的悲哀,语语呜咽,令 人不堪卒读。春花浪漫,秋月高洁,本令人人欣喜,但对阶下之囚来说,却已了无意趣了。"何时了"三字虽问得离奇,实含两层意蕴:往昔岁月是何时了却的?劫 后之残生又将何时了却呢?这表明了他对生命的决绝心态。唐圭璋《屈原与李后主》一文说:"问春花秋月何时了,正是求速死也。"春花秋月无尽而人生有尽,这 不仅是令李煜感到悲哀的,也是人类之大悲哀。俞平伯《读词偶得》评起句"奇语劈空而下"。

  "小楼昨夜又东风"更具体印证了春花秋月无法终了的事实。由小楼进而联想到故国, "不堪回首"四字乃心中滴血之语。"月明中"既是呼应起句"春花秋月"之"月",也是将小楼、故国,人生等等统统笼罩在永恒的月色中,则李煜个人之悲哀自然就直逼人类之大悲哀。

  换头承故国明月,点出物是人非之意。全词到此为止的六句,都是两两对照,写出永恒与无常的巨大 反差,表现作者对宇宙与人生关系的思索。但柔弱的李煜已经不可能由此激发出进取的激情,而只能在与生命决绝前,放纵一下悲哀的心情,任凭自己沉溺在这种无 边的生命悲歌中,静静地等候人生终曲的奏起。

  煞尾两句自问自答,以具象的流水比喻抽象的愁怀,写出愁思之无边无际、无穷无尽、无休无止、无法遏制。

  以水喻愁,李煜之前已有许多,但此句不仅新颖警辟,而且既贴切又富有力度。遂为名句。可与李颀"请量东海水,看取浅深愁";刘禹锡"蜀江春水拍山流,水流无限似侬?";秦少游"落红万点愁如海"等参读。

  唐圭璋《李后主评传》指出:"他身为国主,富贵繁华到了极点;而身经亡国,繁华消歇,不堪回首,悲哀也到了极点。正因为他一人经过这种极端的悲乐,遂使他在文学上的收成,也格外光荣而伟大。在欢乐的词里,我们看见一朵朵美丽之花;在悲哀的词里,我们看见一缕缕的血痕泪痕。"



















《相见欢》:

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译文] 

姹紫嫣红的花儿转眼就要凋谢,

春光未免太匆匆,

无奈禁不住早晨的冷雨,夜晚的风!
春花雨,美人泪,给人留下多少醉,

如今何时再重逢

人生本长恨,恰如春水日日流向东! 

    此词将人生失意的无限怅恨寄寓在对暮春残景的描绘中,是即景抒情的

典范之作。 

    起句“林花谢了春红”,即托出作者的伤春惜花之情;而续以“太匆

匆”,则使这种伤春惜花之情得以强化。狼藉残红,春去匆匆;而作者的生

命之春也早已匆匆而去,只留下伤残的春心和破碎的春梦。因此,“太匆

匆”的感慨,固然是为林花凋谢之速而发,但其中不也糅合了人生苦短、来

日无多的喟叹,包蕴了作者对生命流程的理性思考? 

    “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一句点出林花匆匆谢去的原因是风雨侵龚,而

作者生命之春的早逝不也是因为过多地栉风沐雨?所以,此句同样既是叹

花,亦是自叹。“无奈”云云,充满不甘听凭外力摧残而又自恨无力改变生

态环境的感怆。 

 换头“胭脂泪”三句,转以拟人化的笔墨,表现作者与林花之间的依依惜别

之情。这里,一边是生逢末世,运交华盖的失意人,一边是盛时不再、红消

香断的解语花,二者恍然相对,不胜缱绻。“胭脂泪”,遥按上片“林花谢

了春红”句,是从杜甫《曲江对雨》诗“林花著雨胭脂湿”变化而来。林花

为风侵欺,状如胭脂。“胭脂泪”者,此之谓也。但花本无泪,实际上是惯

于“以我观物”的作者移情于彼,使之人格化——作者身历世变,泣血无

泪,不亦色若胭脂? 

    “相留醉”,一作“留人醉”,花固怜人,人亦惜花;泪眼相向之际,

究竟是人留花抑或花留人,已惝恍难分。着一“醉”字,写出彼此如醉如

痴、眷变难舍的情态,极为传神,而“几时重”则吁出了人与花共同的希冀

和自知希冀无法实现的怅惘与迷茫。 

    结句“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一气呵成益见悲慨。“人生长恨”似乎

不仅仅是抒写一已的失意情怀,而涵盖了整个人类所共有的生命的缺憾,是

一种融汇和浓缩了无数痛苦的人生体验的浩叹。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