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青芳草地

上善若水,厚德载物。

 
 
 

日志

 
 
关于我

长安若水,男,汉族,1957年生于秦地。自幼酷爱书法,终生兴趣不减。学书法可以修炼人生,开创事业,健康体魄,受益无穷。建此博客,与更多爱好书法的朋友学习交流。长安若水书法工作室地址:西安翠华路195号

网易考拉推荐

书法源于《易经》——书法篇  

2017-02-24 09:25:54|  分类: 书画论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中国传统榜书网《书法源于《易经》——书法篇》

书法源于《易经》——书法篇

书法源于《易经》——书法篇 - 中国传统榜书网 - 中国传统榜书网

 

《周易》是我国一部古老而严谨的哲学典籍。它涵盖万有,纲纪群伦。素有“众经之首”和“大道之源”之美誉!其核心就是运用对立与统一辩证论,揭示了宇宙运动的根本规律,来指导人们在生产和生活实践中的诸多问题。对中国古代的哲学思想、伦理道德、文学艺术、乃至传统的书法艺术,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周易与书法,这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表象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然实则,汉字的造字、与书法的审美理念,自始至终离不开阴阳变化之关系!因为,易中的太极图本身就是文字造化之祖,更是书法艺术之祖!如,刘熙载 <<书概>> 云;圣人作《易》,立篆以尽。意,先天,书之本也!
   我不敢说学**书法一定需要研究周易。但是,如果能熟悉周易理论,绝对对书法的创作会起到了莫大的助益。
   周易的精髓就是运用阴阳的对立统一,其间的相互渗透转化,来揭示万物运行基本的发展规律。而书法作为一种特别的,诉诸于视觉的抽象艺术,其黑白(墨色与空白)有效交融的画面,正是体现出易中阴阳互相交错、消长的生命意识。她也是建立在人情怀之中的一种哲学,最能体现人的生命底蕴。从点到线,由线成字,再通过字的组合,成为一幅完整的书法。这与易经理论一样,遵循了宇宙造化之理。从无极到太极,由太极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再由八卦中纯阳、纯阴的乾、坤二卦为开端,推移演变为六十四卦......循环无穷尽也!

   书法非常讲究笔墨与章法。在笔墨上,讲究虚实、刚柔、大小、曲直、干湿、浓淡、黑白等相互转换、和谐统一等问题。上面的一点一画、一招一式无不与易中的"一阴一阳谓之道''相融通、相渗透。刘熙载《艺概》中说;“书要兼备阴阳二气。大凡沉着屈郁,阴也;奇拔豪达,阳也”。又云;“画有阴阳。如横则上面为阳,下面为阴;竖则左面为阳,右面为阴。惟毫齐者能阴阳兼到,否则独阳而已。”他将书法与阴阳之间的辩证阐述得尢为精细。天地合而万物生,阴阳接而变化起。书法艺术的基本因子就是在运笔的动静、在变化对立中求统一,达成合谐共存,方为上乘。否则,不讲阴阳,不讲变化的书法,只能算是写字,而算不上是艺术了!
  在书法的结体章法上,讲究欹正、俯仰、顺逆、疏密、避让、向背、连断、疾徐、开合等。在字里行间,要做到险不怪,老不枯,润不肥。要虚中有实,实中有虚,虚而不空,实而不板,参差错落,动静结合。并须字字意别,勿使雷同。这就与易经中的六十四卦,每个卦与卦之间的交错互补,每个爻与爻之间的乘承比应,相契合。因为,书法与世间万事万物一样,深深植根于以《周易》为核心的古典哲学理论之中!也只有通过阴阳互补才能焕发出那无垠的生命力。否则,阴阳一失调,定会出现生命的病态,实则没有独立存在的可能。正如蔡邕在其《九势》所提:“夫书肇于自然,自然既立,阴阴生焉;阴阳既生,形势出矣”。他道出书法艺术源于自然,离不开天地神韵的感召。
   《
系辞》曰:“易简而天下之理得矣,天下之理得而成位乎其中矣”。意思就是说,要让学者能达到“易”理哲学上那“天人合一”的精神凝结。而书法的本质精神也是在培养人克服心浮气躁,让人的内心世界脱胎换骨!两者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书法之妙,堪称美学之灵魂,讲究内揠与外拓。最高层面则是追求意境、神韵!敛心为阴,展笔为阳。 一幅好的书法必须是神,气,骨,肉,血,五者阕一。它将天地事物与人之所感应的,真、善、美合为一体的最直接表现!创造意境的前提就是先以形写神、融情于景(当然还有一种是笔墨无法企及的那种朦朦胧胧的“虚”与“玄”)!就如《易·系辞传》曰:"圣人有以见天下之赜,而拟诸其形容,象其物宜,是故谓之象,圣人有以见天下之动,而观其会通,以行其典礼,系辞焉以断其吉凶,是故谓之爻"。就是以物取象,通过客观形与神与主观情趣的高度统一来达到意境美!若一幅书法作品有形无神,或无形无神,就根本谈不上是艺术了!
《说卦》云:“立天之道曰阴与阳;立地之道曰柔与刚;立人之道曰仁与义”。《周易》是传统文化的源头活水,它无所不包,全息了中华所有文化。它的深邃哲理对中国的书法艺术更是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欧阳询的书论《三十六法》,其中就例举了大量易学中阴阳辩证理念。唐代书法理论家张怀灌对《周易》更是推崇倍至,他在《书议》、《文字论》、《书断》、等很多著作,俱以易理来诠释书法,阐述书理、书论!
中国书法是传统文化的一种特有的艺术形式,它体现了中国人特有的审美观念和思维方式。中国书法是在汉字字体演变和中华文化发展中逐渐成熟的艺术样式,它在传统文化中孕育、产生、发展、变化。
同时它的内涵与特质又代表和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精神。。

中国书法具有独特的艺术禀赋。书家运用毛笔,通过丰富多彩、千变万化的线条和结构,赋予汉字以生命。飞动的线条和多变的结构又表现了书家本人气质性情、审美取向、艺术修养。杨雄《法言》:“书,心画也。”刘熙载《艺概》:“书者,如也。如其学,如其才,如其志,总之曰如其人而已。”书法不仅包含各种形式技巧,还是书家的精神载体,它的独特之处就在于它能达到“天人合一”的哲理性艺术境界。可以说,书法是中国哲学的一种特有的表现形式,书法是哲学化的艺术。
熊秉明先生说:“西方艺术只有雕刻绘画,而中国却有一门书法,它是处于哲学和造型艺术之间的一环。比起哲学来,它更具体,更有生活气息,比起绘画雕刻来,它更抽象,更空灵。
书法是中国文化核心的核心,是中国人灵魂特有的家园。”中国书法从它的起源就受到以《易》为代表的传统文化的深刻影响,《周易》的象思维方式奠定了书法艺术思维方式的基础,书法所包含的艺术思维方式又体现了《周易》的精神内涵。
易道广大,涉及宇宙万物。它通过简单的卦爻符号(阴爻和阳爻)的组合和变化表达人对宇宙自然、社会、人生哲理的观察、感受、理解和把握,是古代哲学思想的寄予和表达。
书法线条也犹如卦爻符号,它通过线条和字体结构的变化表现宇宙的生生不息、个人的才思和情愫,以有限的笔墨形式表现无限的宇宙万物。传统的“天人合一”的哲学观在哲学概念里难以理解和把握,而在书法艺术中则显得真切、明朗。
没有其他文化样式比书法更能充分、形象地体现这一精神。《周易》对中国书法的影响,或者说书法艺术所蕴含的以《易》文化为代表的传统文化精神,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予以阐述。
一、《周易》的意象思维模式与中国书法的物质载体———汉字,汉字并不等同于书法,但却是构成书法成为一门艺术形式的物质载体。没有汉字,书法便失去存在的基础。
书法是文字的艺术表现形式。文字的产生是出于实用目的,但它的创造却包含审美的因素。
宗白华说:“中国最早的文字就具有美的性质。”汉字音、形、义三位一体的特点也使得它具有审美性质。
鲁迅在《汉文学纲要》论文字的“三美”时说:“意美以感心,一也;音美以感耳,二也;形美以感目,三也。”许慎《说文解字·序》:古者庖牺氏之王天下也,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视鸟兽之文,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作八卦,以垂宪象,及神农氏结绳为治,而统其事,庶业其繁,饰伪萌生,黄帝之史仓颉,见鸟兽蹄迒之迹,知分理之可相别异也,初造书契。
从上面所述可知,八卦和文字的产生是古代圣人“观象于天”“观法于地”“视鸟兽之文”的结果,即从宇宙万物的存在形质、运动发展规律中获得启示而创造的。创造过程中,不仅有一事一物的具体关照,还有对性质不同事物之间差异以及它们之间共同规律的认识,更有对宇宙总体及其本质的考察。
许慎的说法来源于《周易·系辞下》:古者庖牺氏之王天下也,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古代圣人取法天地之间的物象创造出八卦符号,而文字就是在八卦的基础上发展而成的。
八卦符号常被后世视为文字之始,宋代学者赵汝楳《周易辑闻》说:“伏羲之卦,盖文字之祖,象数之宗,理之寓而辞之所由出也。仓颉作字皆离合卦画而成文,则字实祖于卦也。
夫理无形也,形于辞则有画,故圣人立象数以形之尽之耳。”黄寿祺先生也指出:“盖《易》之有卦画,肇起文明,昔人以为名教之始,实亦文字与绘画之初祖。
八卦符号的创立方法则是“立象以尽意”。《周易·系辞上》:子曰:“书不尽言,言不尽意。”然则圣人之意,其不可见乎?子曰:“圣人立象以尽意,设卦以尽情伪,系辞焉以尽其言,变而通之以尽利,鼓之舞之以尽神。”圣人有以见天下之赜,而拟诸其形容,象其物宜,是故谓之象。
汉文字的创造也同样体现了《周易》这种“意象”思维模式。汉文字的构成有所谓“六书”。
许慎《说文解字·序》:《周礼》:八岁入小学,保氏教国子,先以六书。一曰指事。
指事者视而可识,察而可见,上、下是也。二曰象形。
象形者,画成其物,随体诘詘,日、月是也。三曰形声。
形声者以事为名,取譬相成,江、河是也。四曰会意。
会意者比类合谊,以见指,武、信是也。五曰转注。
转注者,建类一首,同意相受,考、老是也。六曰假借。
假借者,本无其字,依声托字,令、长是也。
“六书”是造字的原则和方法,考察其实际,“转注”“假借”并不产生新字,只有“象形”“指事”“会意”“形声”才是造字的根本方法,它们可分为两类,即“文”和“字”。《说文解字·序》:“仓颉之初作书,盖依类象形,故谓之文;其后形声相益,即谓之字。
文者,物象之本;字者,言孽乳而浸多也,著之于竹帛谓之书,书者,如也。”“文”是“依类象形”。
段玉裁注:“依类象形谓‘指事’、‘象形’二者也。”分析他们的说法,“指事”、“象形”属于“初作书”,也就是说它们二者是较早的文字产生法则。
它们的共同特点就是“依类象形”。它们的区别在于“象形”是依随实物形状,用体现该实物的特征和规律的笔画造字,如“日”“月”。
这样写字就如同画画,象形体文字和图画没多少区别。“指事”也是依类象形,但“指事”文字是“视而可识,察而可见”,如“上”“下”二字,必须由字的形象形体来视察其意义。
“象形”体文字的形象字体是具体直接的,“指事”体文字的形象字体则有间接抽象的成分。但它们都是“依类象形”,以物象为本,其结构是“象—意”关系。
“字”是“形声相益”的产物。段玉裁注:“形声相益谓‘形声’、‘会意’二者也。”即“字”包括“形声”、“会意”。它们都是以象形体文字为基础,是两个或两个以上的象形体文字的结合。
段玉裁注:“‘会意’合体主义,‘形声’合体主声。”它们二者的区别在于它们对于“义”“声”的侧重不同。
“会意合体主义”,《说文解字·序》:“会意者,比类合谊,以见指,武信是也。”即“会意”体文字不是个别的象形体文字,而是两个或两个以上象形体文字的结合,其建构原理犹如《周易》的重卦。
如“武”字由“止”“戈”二字结合而成,“信”字由“人”“言”二字结合而成。“形声合体主声”,《说文解字·序》:“形声者,以事为名,取譬相成,江河是也。”即狭义的“形声”体字是形与声的统一,如“江”字是“水”字的形与“工”字的音的统一;“河”字是“水”字的形与“可”字音的结合。当然“形”与“声”的结合,其“声”的位置可以灵活放置,“声或在左,或在右,或在上,或在下”,不管是“形声”还是“会意”,它们的建构也可以用“象—意”的关系表示。
从以上分析我们可以知道,文字的构造主要由三条途径实现:一是直接模仿自然;二是根据意向所指作抽象符号;三是结合两个单体文字构成新的文字。这三条途径无一不体现了《周易》“意象”思维方式的渗透。
意象思维蕴含了古人对天人关系的哲学思考,这也是文字可以升华为书法艺术的主要原因。在意象关系中,意是主体,象是客体,意与象相互生发,象的表现内容成为主体意的投射,象的成立不是为象本身,而是为了尽意。
《周易》的意象理论将书法置于两个相互切入、相互融合的范畴的基础上:一是象形,即汉字的结构造型;二是表意,也就是天人合一的精神内涵。这样使得书法成为体现中国传统文化精神的典型艺术形式,而当之无愧地被认为是“中国文化核心的核心”。
二、《周易》的阴阳思想对书法理论和实践的指导作用阴、阳最初指物体承受太阳光线的相背,向阳为阳,背阳为阴。后来阴阳被用来指称事物相互对立而又相互依存、相互转化的两个方面。
如日为阳,月为阴;春夏为阳,秋冬为阴;男人为阳,女人为阴;白昼为阳,黑夜为阴;生为阳,死为阴;依此类推,表里、正反、胜负、内外、高低、黑白,从宇宙自然到社会人生,一切事物和现象都可归于阴阳范畴。阴阳是构成《周易》哲理思想的基本内核。
《周易》以简单的两个符号代表阴阳,《周易·系辞上》提出:“一阴一阳之谓道。”《说卦传》曰:“立天之道曰阴与阳,立地之道曰柔与刚,立人之道曰仁与义,兼三才而两之,故《易》六画而成卦,分阴分阳,迭用柔刚,故《易》六位而成章。”

在《周易》看来,阴阳是构成宇宙自然最基本的两大元素。阴阳两种力量的相互对立、相互转化、相互融合促成了宇宙间万事万物、万千现象的消长和存亡。
这也是道的本体论意义。最能代表阴阳的就是《易经》中的乾、坤二卦。
这两卦为众卦之父母,万物造化之根源,是《周易》的开宗门户。《周易·系辞下》:“乾坤其易之门邪。
乾阳物也,坤阴物也,阴阳合德而刚柔有体,以体天地之撰,以通神明之德。”乾的阳刚雄健与坤的阴柔含蓄的美德相互补充、相互推动、相互融合形成宇宙恒久不息的变动,“一阴一阳之谓道”,道的本质特征就是阴阳合一。
中国书法也起源于《周易》“一阴一阳之谓道”的天地精神。东汉文学家、书法家蔡邕在其《九势》中说:“夫书肇于自然,自然既立,阴阳生焉,阴阳既生,形势出焉。”这一句话深刻揭示了书法艺术的本质,从哲学高度道出了书法艺术的辩证法则。书法与自然的关系包含着两层意思:一是汉字和书法是受到宇宙自然及其阴阳作用的启发而添加原文链接产生的,二是书法的创造和发展必须遵循自然之道,即阴阳运动的规律。

“书肇于自然”就是要求书法要表现宇宙万物的存在和运动规律。“形”是书法落实在物质载体上的具体形态,“势”则是这些形态之间的某种关系,“形”是有形的,表现于外的,“势”是无形的,是一种运动或是暗示着运动的力。形势统一、阴阳调和体现了书法把《周易》阴阳辩证思想作为其自身理论和实践的指南,这种认识,初唐的书法家虞世南在其《笔髓论》中也讲得很明确:“字虽有质,迹本无为,禀阴阳而动静,体万物以成形,达性通变,其常不主。”

从书法形式上分析,一件书法作品的构成包含三个要素:笔法,即点画表现;结体,即点画安排;章法,即多字组合。
《周易》的阴阳矛盾观也贯穿于这三个要素中,我们从古代书论中可见一斑:论用笔的:书有二法,一曰疾,一曰涩。得疾涩二法,书妙尽矣。
(蔡邕《笔势》)分间下注,浓纤有方,肥瘦相和,骨力相称。(萧衍《论书启》)最不可忙,忙则失势,次不可缓,缓则骨痴。
(欧阳询《传授诀》)迟速虚实,若轮扁斫轮,不疾不徐。(虞世南《笔髓论》)论结体的:凡落笔结字,上皆覆下,下以承上,使其形势递相映带。
(蔡邕《九势》)有偃有仰,有欹有侧有斜,或小或大,或长或短。(王羲之《书论》)画促则字势横,画疏则字形慢。
构则乏势,放又少则。(萧衍《论书启》)横多则分仰覆,以别其势,竖多则分向背,以成其体。
(蒋和《书法正宗》)论章法的:篇幅以章法为先,运实为虚,实处具灵,以虚为实,断处具续。(蒋骥《续书法论》)抑扬得所,趋舍无违。

(萧衍《论书启》)终篇结构,首尾相映,笔意顾盼,朝向偃仰,阴阳起伏,笔笔不断。(张绅《书法要言》)阴阳辩证思想在笔法方面,体现于线条的纤浓、方圆、粗细、轻重、顺逆、提按、疾涩、迟速等等。
在结体方面,则体现于结字的疏密、松紧、向背、覆载,平正与险绝。章法方面,则是纵排与横列、整齐与错落、主与次、整体与局部。
唐朝张怀《论用笔十法》就说:“谓阴为内,阳为外,敛心为阴,展笔为阳,须左右相应。”清冯武《书法正传》在“笔法十门”专设“阴阳门”,说“阴阳门,浓淡,去往,内外,肥瘦等,妙在有形者为阴,妙在无形者为阳。”刘熙载在《艺概·书概》中说:“画有阴阳,如横则上面为阳,下面为阴,竖则左面为阳,右面为阴,惟豪齐者能阴阳兼到,否则独阳而已。”书法形式的方方面面无一不渗透了阴阳对立统一的矛盾规律。
曾国藩说:“予尝谓天下万事万理,皆出于乾坤二卦。即以作字论之,纯以神行,大气鼓荡,脉络周通,潜心内转,此乾道也,结构精巧,向背有法,修短合度,此坤道也。
凡乾以神气言,凡坤以形质言。礼乐不可斯须去身,即此道也,作字优游自得、真力弥满者,即乐之意也,丝丝入扣者、转折合法者,即礼之意也。
偶与子贞言及此,子贞深以为然,谓渠生平得力,尽于此矣。”他把书法的形质,即字的点画、结构形态比作坤道,把书法的神采即书法作品表现出来的精神、风采比作乾道,可以明显看出是受到《周易》的影响。三、《周易》的变化观在中国书法中得到充分体现《周易》的核心思想就是“变”。
《周易》是关于变的哲学,“变易”是它最本质的特征。司马迁说:“《易》著天地、四时、阴阳,故长于变。”孔颖达《周易正义·卷首》:“夫《易》者,变化之总名,改换之殊称。”熊十力《体用论赘语》:“《易经》古称变经,取变化之意。”强调变化,强调变化的普遍性和规律性是《周易》哲学的最重要的特点。郑康成曰:“易一名而含三义:简易一也,变易二也,不易三也。”简易就是抓住事物的本质要义,突出中心实质,省去其多余部分,有最简单的符号表示,《周易》以最精简的阴阳符号表示天地的一切变化法则,《周易·系辞上》:“乾以易知,坤以简能。易则易知,简则易从。”同样书法艺术也体现了这一规律,这表现在,作为书法艺术核心要素的线条具有简约性。从审美角度来看,书法线条可以脱离文字表意的实用功能而具有独立的美学价值。
今以为师法,齐、梁间人结字非不古,而面乏俊气,此又存夫其人,然古法终不可失也。”他认为书法的用笔存在着千古不变的规律,因而可以通过学**古人而获得,结体则随时代风气和个人性情而有所不同。

他又说:“学古在玩味古人法帖,悉知其用笔之意,乃为有益,右军书是矣。退笔因其势而用它以少御多,以有限表现无限。西方艺术中,线条只是几何形体的线,而中国书法的线条却能通过人的联想与天地万物产生联系,具备了“通神明之德,类万物之情”的功能。

书法的特点就在于以最简单的笔画表达书家的心意,它是作为主体的人的意志与宇宙自然物象的结合,是主观与客观的高度统一,体现了《周易》的“简易”之道。张怀《书断》曰:“文则数言乃成其意,书则一字已见其心,可谓简易之道。
欲知其妙,初观莫测,久视弥珍,虽书已缄藏,而心追目极,情犹眷眷者,是为妙矣。”书法的魅力就在于在有限的空间内,通过线条和结体的变化表现无限的宇宙万物的运动规律。
“言有尽而意无穷。”《书断·序》:“心不能授之于手,手不能授之于心,虽自己而可求,终杳茫而无获,又可怪矣。
及夫意与灵通,笔与冥运,神将化合,变出无方。虽龙伯系鳌之勇不能量其力,雄图应篆之帝不能抑其高,幽思入于毫间,逸气弥于宇内,鬼出神入,追虚捕微。
《易》之第二义是“变易”。《周易·系辞下》:“上下无常,刚柔相易,不可为典要,唯变所适。
上下没有常定,刚柔可以互相转化,变化没有固定模式,不能用常规的定理、规则去推测它,表明了变化的不可预知性,不可重复性。又说:“易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通变之谓事,阴阳不测之谓神。”王弼《周易注》曰:“物穷则变,变而通之,事之所由生也。”孔颖达《周易正义》曰:“物之穷极欲使开通,须知其变化乃得通也,凡天下之事。穷则须事,万事及生,故云通变之谓事。”书法理论中最能体现《周易》“变易”思想的就是初唐孙过庭的《书谱》。
孙过庭将《周易》的变化思想融入到书法美学的各个层次,将《周易》的辩证原理化为书法美学之理,体现了《周易》变化思想对书法创作的影响和制约。《书谱》的开篇就提出了:“质以代兴,妍以俗易。”指出书法艺术的表现和风格是随着时代和社会风气的发展而变化的。又说:“虽书契之作,适以记言,而淳醨一迁,质文三变,驰骛沿革,物理常然,贵能古不乖时,今不同弊,所谓‘文质彬彬,然后君子,何必易雕宫于**处,反玉辂与椎轮者夫’。”在孙过庭看来,书法艺术也应像人类社会和宇宙自然一样不断地发展变化,他反对“今不逮古”“古质而今妍”的观念。这些得到了其同时代僧人书法家释亚栖的回应,其《论书》一则曰:“凡书通即变。
王变白云体,欧变右军体,柳变欧阳体,永禅师、褚遂良、颜真卿、李邕、虞世南等,并得书中法,后皆自变其体,以传后世,俱得垂名。若执法不变,纵能入石三分,亦被号为书奴,终非自立之体。是书家之大要。”《书谱》还提出了书写运笔也要求变化的思想:“一画之间,变起伏于锋杪,一点之内,殊衂挫于豪芒。”书法每一个笔画都有提按、起伏、轻重、粗细、长短、肥瘦、缓急的区别,而要求有“自然之妙有”,又说:“今撰执、使、转、用之由,以祛未悟。执,谓深浅长短之类是也;使,为纵横牵掣之类是也;转,谓钩环盘纡之类是也;用,谓点画向背之类是也。方复会其数法,归于一途,编列众工,错综群妙,举前言之未及,启后学于成规,窥其根源,析其支派。”

姜夔在《续书谱》中也说:“笔正则锋藏,笔偃则锋出,一起一倒,一晦一明,而神奇出焉。常欲笔锋在画中,则左右皆无病矣。故一点一画,皆有三转,一波一拂皆有三折。”这与孙过庭所说有异曲同工之妙,均提出了笔法变化的要求。孙过庭还指出书法学**过程中同样体现了变易思想:“至如初学分布,但求平正,既知平正,务追险绝,既能险绝,复归平正。
初谓未及,中则过之,后乃通会。通会之际,人书俱老。”人开始学**书法,必须依照一定的方法,经过一段时间的刻苦练**,掌握书法的笔画、结体、章法的基本规律和要求。这个阶段必须“守规矩”“求平正”,正如《孟子·告子章上》所云“大匠诲人必以规矩,学者亦必以规矩。”张怀在《六体书论》中也说:“是故学必有法,成则无体,欲探其妙,先识其门。有知其门不知其奥,未有不得其法而得其能者。”继而在这个基础上有所创新,有所发展,形成自己的风格特点。因为学**书法不是目的,而只是步骤和手段,这个阶段是由“守规矩”到“出规矩”的过程。
吕本中说:“所谓活法者,规矩具备,而能出于规矩之外,变化不测,而亦不背于规矩也。”潘伯鹰《中国书法简论》也说:“不从古人成法中虚心苦学,就不能深入精微,不从古人成法中大胆力破,就不能突出范围,别辟新途。
书法的继承和发扬便是在这样的矛盾中,以波浪的螺旋的关系激荡扬弃而进展的。”最后,书者对书写技巧的驾驭已娴熟自如,于书法的规律和认识已烂熟于胸,达到了自由发挥、超越法度的境界,正所谓“气象峥嵘,五色绚烂,渐老渐熟,乃造平淡”。
学**书法的最终目的还在于确立属于自己的书法风格。变易观念无疑在书法学**和创造过程中得到了充分体现。
“易”之第三义为“不易”即不变,用现代语言表述就是:变化的规律,注重于变化,但某些根本性的原则和规律,又是不变的。“不易”与“变易”是对立统一的关系,即“不易”是在“变易”中体现和存在的。
离开了作为根本规律之体现的“变易”,“不易”就失去了单独存在的意义。书法中,用笔与结体,法与意的关系则体现了《周易》“变易”与“不易”的对立统一。
法是书法中指导书法学**、创作、表现的原理和规律,它集中体现于用笔。意则是指书法创作中书家主观情意的表现和抒发。
赵孟頫就说:“书法以用笔为工,而结字亦须用工。盖结字因时相传,用笔千古不易。

右军之势,古法一变,其雄秀之气出于天然,故古之,无不如志,兹其所以神也。”刘中定在其《衍极注》中也认为:“若夫执笔之妙,书道之玄,则钟、王不能变夫蔡邕,蔡邕不能变夫籀古,今古虽殊,其理则一,故钟、王变新奇,不失隶古意。”《衍极注》还认为法即道的反映:“道在两间,法出于道,书虽不传,法则常在,故执笔贵圆,字贵方,篆贵圆,隶贵方,圆效天,方法地,圆有方之理,方有圆之象。”虞集《六艺之一录》也说:“书之易篆为隶本从简,然君子做事必有法焉,精思妙造,遂以名世,方圆平直,无所假借,而后从容中度,自可观。”他们都强调对“法”的重视。
“法”是书法艺术表现的方式,是书法学**和创作应遵循的规律,但书家不应拘泥于“法”而应求新、求变,表现自己的个性和品格。法和意是互相联系、互相统一的。 刘熙载《艺概》中说:“唐太宗论书曰:‘吾之所为皆先作意。’是以果能成。”虞世南作《笔髓论》,其一为《辩意》:“盖书虽重法,然意乃法之所受命也。”他认为法应由意生,意则是法的统帅,主张以意为主,而提出“意法相成”说:“他书,法多于意;草书,意多于法。故不善言草者,意法相害,善言草者,意法相成。”总之,在书法创作中,法是书者应遵循的原理和规律,它是不变的因素。

意则是书者个人才情和风格的表现,它是可变的因素。不变是相对的,变化才是绝对的,这充分体现了《周易》的变化思想。
韩性《书则》:“书果有则夫?书,心画也,短长肥瘠,体人人殊,未可一律拘也。书果无则夫?古之学者殚精神,糜岁月,临模仿效,终老而不厌,亦必有道矣。盖书者,聚一以成形,形质既具,性情见焉。异者其体,同者其理也,能尽其理,可以为则矣。”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