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青芳草地

上善若水,厚德载物。

 
 
 

日志

 
 
关于我

长安若水,男,汉族,1957年生于秦地。自幼酷爱书法,终生兴趣不减。学书法可以修炼人生,开创事业,健康体魄,受益无穷。建此博客,与更多爱好书法的朋友学习交流。长安若水书法工作室地址:西安翠华路195号

网易考拉推荐

林风眠的画  

2012-07-18 16:32:34|  分类: 海派名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幽燕侠《林风眠》

 

     林风眠(1900—1991)的作品闪烁着人道和唯美的光辉,明快、艳丽、热烈、清淡、幽深、忧郁、寂寞、孤独、活泼和宁静,涌动着大自然的生命,编织着美和善的梦境,充满着美与和谐和内在抒情性。

     他的一生努力追求能够超越具体的社会功利和有着普遍性与永恒性的审美价值,因此,包括他早期的油画创作,也不是为宣传和配合社会政治任务而作的。林风眠执着的艺术追求,乃出于他对艺术本质和功能的看法,以及对艺术创造本身的痴情。 

     林风眠的画是永远的。林风眠画中的鸟,无论它们是独立枝头,还是疾飞而去;还是在月下栖息,或是在晨曦里歌唱,都那么自如平和。抚琴的仕女,灿烂的秋色,窗前的鲜花,泊留的渔舟,江畔的孤松,起舞的白鹭,也都奏着同样的音韵, 没有冲突、倾轧、黑暗、丑恶和肮脏。它们独自存在着,自足自立着;它们沉静而自信,把力量隐在内里;它们远离血与火、是非纷争和喧嚣的市俗纠葛。它们从不张扬跋扈,狂怪奇异和歇斯底里,也不孤傲冷涩或顾影自怜。  

       林风眠的画是和谐而美、绚丽而宁静的世界,疲惫受伤的灵魂可以在这里歇息,情感的倾斜能够借此得以平衡;这是深刻感觉到人间痛苦与不平的艺术家在相对与现实隔离的、温馨自足的境遇里贡献的艺术美。这美,诚如林风眠自己所想象的,“像人间一个最深情的淑女,当来人无论怀了何种悲哀的情绪时,她第一会使人得到他所愿得到的那种温情和安慰。

 

林风眠 - 幽燕侠 - 幽 燕 侠 的 博克

荷塘过雁图

 

林风眠 - 幽燕侠 - 幽 燕 侠 的 博克

 

林风眠 - 幽燕侠 - 幽 燕 侠 的 博克

芦荡飞雁图

 

林风眠 - 幽燕侠 - 幽 燕 侠 的 博克

 

林风眠 - 幽燕侠 - 幽 燕 侠 的 博克

鱼鹰

       林风眠 的作品总有一种淡淡的哀怨和孤寂,而正是这种哀怨和孤寂使他的作品具有一种审美情趣的悲剧美。这与画家本人颠簸曲折的一生有关。

林风眠 - 幽燕侠 - 幽 燕 侠 的 博克

林风眠 - 幽燕侠 - 幽 燕 侠 的 博克

 

“在孤寂中有着热烈,在沉静中有着壮美,在失望中有着希望,在向往与怀旧中似乎又在思索着什么。”

林风眠 - 幽燕侠 - 幽 燕 侠 的 博克

秋鹭

林风眠 - 幽燕侠 - 幽 燕 侠 的 博克

仕女

        林风眠的仕女和裸女,不同于任何古今仕女画和西方式的裸体作品。他用毛笔宣纸和典雅的色泽,捕捉着一种幻觉,一种可望不可及的美。如果说古典仕女画多传达压抑和遮蔽着的爱欲,西方裸体多表现张扬着和敞开了的爱欲,林风眠的作品就介于两者之间,表现的是升华了的爱欲,感觉朦胧化了的女性美和肉体美。

林风眠 - 幽燕侠 - 幽 燕 侠 的 博克

仕女

       丰满的肌体、圆润的曲线、马蒂斯和莫底格里阿尼式的姿致,表现出青春生命的娇鲜与渴望,令人想起毕加索晚年富于性感的人体作品。当然,林风眠单线平涂的裸女,洋溢着东方式的节奏和韵律,和西方人体艺术有很大区别。但无论如何,像林风眠这样追逐现代情趣、表达生命爱欲的老画家,在中国是罕见 的。

 

林风眠 - 幽燕侠 - 幽 燕 侠 的 博克

琵琶

 

林风眠 - 幽燕侠 - 幽 燕 侠 的 博克

清音

 

林风眠 - 幽燕侠 - 幽 燕 侠 的 博克

 

  感官刺激淡化了,对肌肤质感的描绘转移为对姿致情态和文化气质的塑造。爱欲的流露敞开了,但又是东方的、中国的、潜意识的。它有古典仕女的风韵,又有马蒂斯式的轻松优雅;无珠光宝气的华贵,亦无堆粉积脂的香艳;一方面流溢着异性的温馨,又一方面透露出对人欲物欲的厌倦。并无“落花无言,人淡如菊”的感怀,却可以感觉出“乐而不淫,哀而不伤”的老传统的影响。不妨说,这是林风眠创造的融古今中外为一体的女性美。

林风眠 - 幽燕侠 - 幽 燕 侠 的 博克

鸡冠花

 

林风眠 - 幽燕侠 - 幽 燕 侠 的 博克

黄玫瑰

 

林风眠 - 幽燕侠 - 幽 燕 侠 的 博克

 

林风眠 - 幽燕侠 - 幽 燕 侠 的 博克

静物

 

       静物是林风眠40年代晚期至60年代最爱画的题材:大多画瓶花、盆花、玻璃器皿、杯盘、水果等。在这一些静物作品中,他探索构图、色彩、线描与色光的结合;探求水墨与水粉、东方神韵与西方形式的统一。在形式求索背后,是对美和生命活力的无穷追求。观赏这些静物,犹如面对一处宁静而灿烂的“桃源”,一片充满情和爱的光焰,一个变化着感觉、心境和情绪的内在世界。在中国艺术家中,还没有人能把静物画得如此丰富、精致,如此具有心理性。

林风眠 - 幽燕侠 - 幽 燕 侠 的 博克

 

林风眠 - 幽燕侠 - 幽 燕 侠 的 博克

打渔杀家

 

HK0298-522-lr-1.jpg

穆桂英挂帅

 

林风眠 - 幽燕侠 - 幽 燕 侠 的 博克

白蛇传

        50年代以后,戏曲人物成为林风眠喜爱的绘画题材,凝练、诙谐、童稚,京剧的程式,装饰的元素,皮影的色彩,拙朴的浪漫,卡通的前瞻。他曾说:“我喜欢看电影和各种戏剧,不管演得好坏,只要有形象、有动作、有变化、对我总是有趣的。”其实“形象、动作、变化”远不是他唯一注意的。作品中无意流露的东西,远比他说出的意识到的多。传统与现代,东方与西方的结合,总让人感到是超前的。

 

     林风眠的水墨画着有灵动飘逸的特色,后来渐渐转向沉静与孤寂,即便那些热烈浓艳的秋色或和煦明媚的春光,也带有此种特色。当然,林画的孤独感并不是空虚感,也不同于佛家说的空茫境界,更没有现代西方画家如契里柯、达利作品中那种荒诞式空漠;换言之,它只是一种寂寞,一种独自欣赏世界的自足的寂寞,永葆青春的寂寞。八大山人的画也充满孤独,但那是孤独而愤,演为清狂。

      古往今来的画家,车载斗量,然而可大分为三:第一类画社会认为最好的画;第二类画自己所认为最好的画;第三类则是置好坏于度外,被冥顽不朽的力量驱动着画笔作画。第一类人终身勤于斯而不闻道;第二类人则“朝闻道夕死可矣’;第三类则如《庄子》书中的啮缺与道合而为一,其人“若天之自高,地之自厚,日月之自明”。他的艺术就是天然本真的生命,世俗形骸消亡之日,正是他的艺术走向永恒之时。
  评论这张
 
阅读(2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