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青芳草地

上善若水,厚德载物。

 
 
 

日志

 
 
关于我

长安若水,男,汉族,1957年生于秦地。自幼酷爱书法,终生兴趣不减。学书法可以修炼人生,开创事业,健康体魄,受益无穷。建此博客,与更多爱好书法的朋友学习交流。长安若水书法工作室地址:西安翠华路195号

网易考拉推荐

隋 龍藏寺碑(上海圖書館藏元明拓張公禮未泐本)  

2012-06-27 10:55:01|  分类: 书法名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隋 龍藏寺碑(上海圖書館藏元明拓張公禮未泐本)

  《龙藏寺碑》隋开皇六年(五八五)刻。碑阳正文楷书,三十行,行五十字;碑阴题名楷书,共六截,三十行,各行字数不等;碑额亦楷书,三行,行五字。整纸拓片碑阳高一百五十六厘米,宽八十九厘米。额高四十二厘米,宽三十一厘米。宋欧阳修《集古录·跋尾》谓龙藏已废,此碑在常山府署之门。蛤都穆辑《金薤琳琅》云:“常山即今之,予近以使事过之,闻府治东二里龙兴寺有古铜佛一躯,崇七十二尺,阁之覆者,崇百有三十尺,与有识之士同年李君往游其间,见殿前一古碑,其趺已没土中,读之乃公礼文,盖在隋名龙藏,欧公误寺废与碑在常山府署,盖未尝亲历其地故误书耳。”欧阳修谓碑在常山府署之门,都穆更正为在龙兴寺(按:碑今在河北正定县龙兴寺),那么究竟此碑去过常山府署吗?
    顾炎武在《金石文字记》中作了这么一个推断:“宋欧阳公《集古录》云:‘龙藏寺已废,此碑今在常山府署之门。'此嘉佑八年(一〇六三)所书,而龙兴寺乃干德元年(九六三)建,据文忠《集录》之日,碑尚不在龙兴,此其徙置之由,已不可问。”龙兴寺修建时间若晚于《集古录》成书时间,那么欧阳修当然不知碑在龙兴寺,而事实是龙兴寺修建时间要早一百年,欧阳修应该知道龙兴寺有无此碑。以此可知,顾炎武并没有怀疑欧阳修的说法,认为碑应旧在龙藏寺,再入常山府署之门(嘉佑间碑犹在龙兴寺外),最后徙置龙兴寺。
    接下来的问题是,龙藏与龙兴寺是否同一家寺庙?清朱彝尊《曝书亭集》有这样一则记载:“真定府治东龙兴寺,隋龙藏寺坆址也,寺建于开皇六年(五八五)。宋太祖曾幸其地,寺重建于干德元年(九六三),龙兴之额所由更也。”由此可见,龙藏寺废毁后,在其故址重建龙兴寺,《龙藏寺碑》可能就在这次重建过程中,迁回了龙兴寺。又据《畿辅通志》得知,龙兴寺一名隆兴寺,又名大佛寺,隋开皇六年建,初为龙藏寺。
    《龙藏寺碑》原文记载恒州刺史鄂国公金城王孝传奉敕劝奖州人一万共造 龙藏寺之事。王孝是何人?欧阳修《集古录·跋尾》云:“(碑文) 述孝传颂云世业重于金张,器识逾于许郭,然北齐、周、隋诸史不见其父子名氏,不详何人也。”清钱大昕《潜研堂金石文跋尾》载:“碑文金城王孝,欧阳永叔、赵子函以为齐、周、隋诸史皆无之,以予考之盖王杰之子孝僊也。《周书》:杰,金城直城人,宣帝即位,拜上柱国,追封鄂国公,谥曰‘威',子孝僊,大象末,位至开府仪同大将军,碑书‘僊'为',盖字体之偶异,传不云袭鄂国公,则史之阙也。其仕隋为恒州刺吏,在《周书》固不当载,而《北史》亦未增人,此为缺漏矣。”史不详叙孝官位,但云大象末,位至开府仪同大将军,据碑则入隋数年,历官开府仪同三司恒州刺吏袭封鄂国公也。
    欧阳永叔、赵子函等人在诸史在查不到王孝事迹,原因是不明《龙藏寺碑》中有大量的异体字。例如:“践阼”为“践祚”,“何人”为“河人”,“伽蓝”为“伽篮”,“怀”为“坏”,“五台”为“吾台”,“井陉”为“邢陉”,“灵寿”为“零寿”,“响”为“向”,“悠悠”为“攸攸”,“轇轕”为“醪葛”,“谲诡”为“谪诡”,“檐”为“”等等。清王澍在《虚舟题跋》中对隋《龙藏寺碑》的众多异体字问题提出了合理的解释:“当六朝荒乱之余,同文之治破灭已尽,此虽已稍归于正,而其宿气犹有存者,此固事理之可推,无须厚非者也。”
    原碑未署撰、书人姓名,又因碑末行有“齐开府长兼行参军九门张公礼之”(下缺)等字,故历来着录有云撰者即为张公礼,未确。末行碑文张公礼的官衔犹署齐,按周武帝建德六年(五七七)虏齐幼主高恒,齐遂灭,后四年隋建开皇之号,至开皇六年(五八六),齐灭盖十年矣,公礼仍称齐官,书者不以为嫌,当时不以为禁,此皆尚有古道。对于这一现象,顾炎武《金石文字记》是这样看待的,顾氏认为:“其大书齐官,则必非后人之所加也。余考颜之推仕历周隋而其作《家训》犹谓梁为本朝,盖同此意,其时南北分疆,兴亡迭代,为之臣者,虽不获一节以终,而心之所主,见于称名之际者,固较然不易如此。”
    此碑之书法用笔遒劲多姿,结体中和宽博,意韵幽远高古,无六朝俭陋习气,历来被称为隋代第一名碑。清杨守敬《平碑记》云:“细玩此碑,正平冲和处似水与(虞世南),婉丽遒媚处似河南(褚遂良),亦无信本(欧阳询)险峭之态。”五澍《虚舟题跋》将此碑与唐碑递嬗关系总结为:“盖天将开唐室文明之治,帮其风气渐归于正,欧阳公谓有虞、褚之体,此实通达时变之言,非止书法小道已也。”
此碑传世善本有:
    一、清黄云、唐翰题、沈树镛等人递藏元明间拓本,现藏上海图书馆。
    二、王懿荣、汪大燮递藏明初拓本。惜残缺半页二十八字,张彦生经手配补嘉道本乃成全本。
    三、端方藏明代中期拓本,墨拓不精,装裱凌乱。
    四、李瑞清藏晚明拓本,有曾熙、朱祖谋等人签并跋
  清方若《校碑随笔》云:“明初拓本末行‘张公礼'等字未泐,次之则第三行‘释迦文'之‘文'字未泐本,以较‘文字半泐本'多全半字二十一字,‘文字半泐本‘以较'释迦本'则尚多十八字。今拓第一行‘毁'字、第二行‘谛'字、第三行‘迦'字又泐矣。全碑之字较旧拓共泐四十一字。”由此可见元明间“张公礼未泐本”的异常珍贵。
    此次影印出版的底本为上海图书馆藏元明间“张公礼未泐本”。乃传世年代最早,存字最多,拓工最精之本。经清黄云、唐翰题、沈树镛等人递藏,有莫友芝暑端,费念慈题签,黄云、沈树镛题跋,唐翰题校记。共二十七开,册高三十二点六厘米,宽十六点七厘米。碑文二十四开,帖芯高二十五点六厘米,宽十一点二厘米。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釋文:
竊以空王之道,離諸名相; 大人之法,非有去來。斯故將喻師子,明自在如無畏。取譬金剛,信畢竟而不毀。是知涅槃路遠解脫源深,隔愛慾之長河,間生死之大海。無船求渡,既似龜毛:無翅願飛,還同兔角。故以五通八解,名教攸生;二諦□乘,法門斯起。检麤攝細,良資汲引之風;挽滿陷深,雅得修行之致。若論乾闥之城皆妄,芭蕉之樹盡空;應化詎真,權假寧實。釋迦文非說□之□;須菩提豈證果之人。然則習因之指安歸,求道之趣奚向?如幻如夢,誰其受苦;如影如響;誰其得福?是故維摩詰具諸佛智,燈□之坐斯來;舍利弗盡其神通,天女之花不去。故知業行有優劣,福報有輕重。若至凡夫之与聖人,天堂之与地獄,詳其是非得失,安可同日而論哉!往者四魔毀聖,六師謗法,拔髮翹足,變象吞麻。李園之內,結其惡黨;竹林之下,亡其善聚。護戒比丘,翻同雹草;持律□□,□等霜蓮。慧殿仙宮,寂寥安在;珠臺銀閣,荒涼無處。離離綴彩,寧勞周客;含含奏曲,詎假殷人。我大隋乘禦金輪,冕旒玉藻,上應帝命,下順民心。飛行而建鴻名,揖讓而升大寶。匪結農軒之陣,誰侚湯武之師?稱臣妾者遍於十方,弗遇蚩尤之亂;执玉帛者盡於万國,無陷防風之禍。斯乃天啟至聖,大造區域,垂衣化俗,負扆字民。昧旦紫宮,終朝青殿;道高羲燧,德盛虞唐。五福咸臻,衆贶畢集;低卬出月,搖萐含風。沉璧觀書,龍負握河之紀;功成治定,神奉益地之圖。於是東暨西漸,南徂北邁。隆禮言治,至樂雲和。感天地而動鬼神,辯尊卑而明貴賤。而尚勞已亡倦,求衣靡息。豈非攸攸黔首,垢障未除;擾擾蒼生,盖纏仍擁。所以金編寶字,玉牒綸言;滿封盈函,雲飛雨散。慈愛之旨,形於翰墨;哀慇之情,發於衿抱。日月所照,咸賴陶甄;陰陽所生,皆蒙鞠養。故能津濟率土,救護溥天;協獎愚迷,扶導聾瞽。澍茲法雨,使潤道牙;燒此戒香,令薰佛慧。修第壹之果,建最勝之幢;拯既滅之文,匡以墜之典。忍辱之鎧,滿於清都;微妙之臺,充於赤縣。豈直道安羅什,有寄弘通;故亦迦葉目連,聖僧斯在。龍藏寺者,其地盖近於燕南。昔伯珪取其謠言□□,□水母恤;往而得寶,窺代常山。世祖南旋,至高邑而踐祚;靈王北出,登望臺而臨海。青山斂霧,渌水揚波,路款晉而適秦,途通□而指衛。□□之落,矩步非遙;平原之樓,規行詎遠。尋泒避世,彼亦河人;幽閑博敞,良為福地。太師上柱國大威公之世子,使持節左武衛將軍,上開府儀同三司、恆州諸軍事、恆州刺史、鄂國公、金城王孝伶,世業重於金張,器識逾於許郭。軍府號為飛將,朝廷稱為虎臣。領袖諸□,冠冕羣儁,探賾索隱,應變知機。著義尚訓御之懃,立勳功事勞之績。廊廟推其偉器,柱石揖其大材。自馳傳蒞蕃,建旟作牧;招懷□逸,蠲復逃亡。遠視廣聽,賈琮之按冀部;賞善戮惡,徐邈之處涼州。異轸齊奔,古今一致。下車未幾,善政斯歸;瞻彼伽藍,事草創。□奉勅勸獎,州內士庶,壹萬人等,共廣福田。公爰啓至誠,虔心徙石;施逾奉盖,檀等布金。竭黑水之銅,罄赤岸之玉。結瑠璃之寶綱,飾纓絡之珍臺。於是靈剎霞舒,寶坊雲構,崢嶸膠葛,穹隆謫詭。九重壹柱之殿,三休七寶之宮。彫梁刻桷之奇,圖雲畫藻之異。□銀成地,有類悉覺之談;黄金鏤楯,非關句踐之獻。其內閑房靜室,陰牖陽窗;圓井垂蓮,方疎度日。曜明璫於朱戶,殖芳卉於紫墀。□暎金沙,似遊安養之國;薝隱天樹,疑入歡喜之園。夜漏將竭,聽鳴鐘於寺內;曉相既分,見承露於雲表。不求床坐,來會之衆何憂;□然飲食,持鉢之侶奚念。粵以開皇六年,歲次鶉火,莊嚴粗就。庶使皇隋寶祚,與天長而地久,種覺花臺,將神護而鬼衛。乃為詞曰:多羅秘藏,毗尼覺道。斯文不滅,憑於大造。誰薰種智,誰懷煩惚。猗歟我皇,實弘三寶。慧燈翻照,法炬還明。菩提果殖,救護心生。香樓並構,貝塔俱營。充遍世界,彌滿國城。憬彼大林,當途向術。於穆州後,仁風遐拂。金粟施僧,珠纓奉佛。結瑤葺宇,搆瓊起室。鳳□槩日,虹梁入雲。電飛窗戶,雷惊橑棼。綺籠金鏤,縹壁椒薰。绨錦亂色,丹素成文。髣髴雪宮,依悕月殿。明室結幌,幽堂啓扇。卧虎未窥,跧龍誰見。帶風蕭瑟,含烟蒽蒨。西臨天井,北拒吾臺。川谷苞異,山林育材。蘇秦說反,樂毅奔來。鄒魯愧俗,汝穎慙能。惟此大城,環異所踐。疎鍾嚮度,層磐露泫。八聖四禪,五通七辯。戒香恆馥,法輪常轉。開皇六年十二月五日題寫。齊開府長兼行參軍九門張公禮之


  评论这张
 
阅读(186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